海南高院原女副院长叫板最高法 被指制造大量冤案

时间:2020-03-20 来源: 国际新闻

原标题:张家辉曾公开挑战最高法,并被指控制造了大量不公正、虚假和错案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自2013年以来,一直有关于张家辉

张家辉司法干预的报道。绘画/董制作/诉案

本报记者/黄

5月31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败诉。

当晚,海南省政法委发布消息称,张家辉同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的调查。新闻还提到,张家辉的丈夫、海南迪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刘元生涉嫌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

作为一名深入司法系统达29年之久的法官,张家辉曾经有着学术和职业上的卓越光环。她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选派的150名全国审判专家之一。

张家辉长期担任海南高等法院的民事和行政事务。据报道,这对夫妇涉嫌搭建司法平台和表演商业戏剧。他们在疯狂集资的同时,也制造了大量的不公正、虚假和错案。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自2013年以来,张家辉一直有司法干预的报道。5月13日,海南省政法委员会宣布成立联合调查组后,针对张家辉夫妇的报道纷至沓来。

“有三分,你会赢”

2008年8月,海南商人易念春与网络技术时代海口实验学校(以下简称网络实验学校)董事长杨静秋签订《项目转让协议书》协议,以1630万元接受学校6340.07平方米的土地。合同规定,80万元将在2002年春天协议签署之日支付。网络实验学校应在2002年春季收到80万元后7天内完成学校的关闭手续。

后来,杨静秋要求延期停课,理由是他还需要再上一学期的课,高念春同意了。然而,2009年,海南被批准建设国际旅游岛,房价飙升。杨静秋希望取消之前签署的转让协议。

此时,2007年春天总共支付了270万元。2009年8月,双方签署了一份取消协议,同意杨静秋在2010年12月之前全额撤回,否则转让协议仍然有效。杨静秋未能履行合同后,高念春向法院提起诉讼。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均裁定网络实验学校继续执行《项目转让协议书》。2012年春,他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查封网络实验学校的土地。

  地产项目“水云天”内的一座湖边会所,成了张家慧夫妇经营关系网的“大本营”。摄影/本刊记者 黄孝光

房地产项目中的湖滨俱乐部“云水天”已经成为夫妇管理网络的“大本营”。摄影记者黄

但在诉讼过程中,他的朋友在了解到该项目后,又背着自己与杨静秋签订了一份转让合同,并向杨静秋支付了600多万元。

2013年,杨静秋因与高念春的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这一次,从一审、二审到再审,都是在2002年春天失去的。

Nianchun的律师认为,法院随后的判决违反了《民事诉讼法》“一案不再审”的规定,属于“重复起诉”。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重复起诉有三个构成要件:后者与前者的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申请相同或后者否认前者。

春年一案,双方当事人均为春年和杨静秋,诉讼标的为工程转让合同纠纷。判断结果都指向《项目转让协议书》是否应该继续执行。易念春的律师说:“这是非常罕见的

“他(指)告诉我,他通过自己的法律顾问金向阳联系了的丈夫。后来,我和张家辉、刘元生、杨静秋、金向阳一起吃饭。直到那时,我才如释重负,花了270万元,让杨静秋再次出庭。”

据高念春介绍,在张家辉作为司法经纪人的利益链条中,刘元生以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的名义招揽业务,扮演接案、拉客的角色,收取诉讼标的30%的代理费。

另一个线人,海南海联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联公司)的负责人邢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家辉经常对外吹嘘说“如果没有理由,我不会输。但是有三点,你会赢的”。

案件立案已经八年了,但是还没有判决。

在张家辉干预审判的具体操作中,许多受访者认为有一种模式可以发现:在审判前,指导法官如何做出判断;在法庭审判中,找到行贿者胜诉的理由;审判后,如果合议庭不同意,将案件提交审判委员会审议,通过操纵审判委员会改变判决意见。

1993年,星箭从三亚市政府获得46.5亩土地,但因历史原因未能开发。为了推进发展进程,2007年,他的海联公司与海南天河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河公司)合作,将建设用地用于天阔广场旧城改造项目。双方设立三亚天阔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阔公司)为项目公司,其中海联公司占23.8%,天河公司占76.2%。

后来,由于天河公司在合作中倒卖股份等违约行为,上海联合公司解除了合同,双方的诉讼已由当地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其中,HNL在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均败诉,法院裁定HNL的权益为零。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胜诉,裁定上海联合公司终止合同,将天阔广场旧城改造项目的开发权和土地使用权返还给上海联合公司。

至于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失败的原因,邢健在给联合调查组的报告中说:“主要是因为张家辉从天河公司杨宁军等人那里收受了1000多万元的巨额贿赂。他受贿,枉法裁判。”

邢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海联与天河公司的合同纠纷一案在二审期间经过了两个审判委员会。第一审判委员会认为支持HYF,但被张家辉拒绝。当它再次被审查时,张家辉私下工作。最终,11名评委中有6名投票支持天河公司。

在困难的情况下,张家辉惯用的伎俩是拖延。在举报人当中,高念春、邢健、王金明、李世华等人的诉讼存在着判决过迟的问题。

海联公司与天河公司的合同纠纷案一审立案至结案历时27个月,二审历时18个月,均超过了民事案件的法定期限。更奇怪的是,法院八年前对李世华提起了诉讼,但一审还没有判决。

2005年,海南海益特经济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益特公司)遭受严重损失,拖欠员工工资50多万元,债务2.5亿元。土地和房地产等有形资产以债务抵押。在法定代表人被法院强制执行并拘留的情况下,海特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丁建南以“承诺处理公司债务并支付拖欠工资”为由,向李世华提出收购公司全部股份并接管整个公司。同年6月,双方召开股东大会,签署《中国新闻周刊》。

接管后,李世华支付了拖欠的工资,并投资解决债务。短短两年后,海特的资产被收回,变成了

据李世华称,张家辉首先指使相关人员编造了涉案公司高达4亿元的债务,从而抬高了中标金额,并将案件管辖权移交给了高等法院。此案也从“非财产案件”转变为“财产案件”。诉讼费从最初的100元增加到200多万元。

“他们认为我付不起律师费,因此变相剥夺了我的合法权利。”李世华说。

海南高等法院在李世华支付高额律师费后,终于在2014年12月23日举行了听证会。然而,在等待2015年4月3日的判决时,李世华意外收到一份法院通知,称“由于你的户籍已于2014年11月27日被儋州市公安局以‘双重户籍’为由注销,你必须在一周内提供户籍证明,否则你的诉讼将以诉讼标的不合格为由被驳回”。

李世华认为取消户籍不会影响他作为诉讼主体的资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第《股东会议决议书》号判决,“如果被告被撤销登记,将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2条确定管辖权;如果原告和被告都被撤销登记,则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行使管辖权。”

更让李世华困惑的是海南省高级法院规定的一周正好是清明节。他很可能因未能按时办理相关手续而被解雇。

2015年4月9日,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当李世华从儋州市公安局带着相关材料赶到海南省高级法院时,被告知该账户再次被儋州市公安局以“可续费账户”为由注销。

李世华也被剥夺了诉讼主体的资格,因为他的账户连续两次被取消。到目前为止,他仍处于黑暗状态。

2015年4月24日,李世华向儋州市公安局申请注销户口的行政复议。在起诉过程中,他意外发现儋州市公安局提交的部分销户材料来自海南省高级法院审理的海益公司股权纠纷案。

由此得出结论,张家辉与儋州市公安局串通,非法销户,剥夺了他的诉讼权利。

公开挑战最高法律

不同于李世华案的判决。尽管张玉国胜诉,但进入执行阶段后,他遇到了下级法院的诸多阻挠,导致判决至今未执行。

2000年初,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在原告中国农垦海南公司(以下简称农垦公司)与被告福建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海南公司(以下简称福建省第一建筑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中,福建省第一建筑公司无财产可执行 第三人三亚开发建设公司(以下简称三亚建筑公司)、福建第一建筑公司欠三亚建筑公司债权329万元,三亚建筑公司金泰大厦部分财产清算给土地复垦公司。

2003年,在海南康龙制药有限公司与由农垦公司控股的海南SMIC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MIC制药”)之间的贷款纠纷中,该房产的50%以债务方式支付给SMIC。但是,三亚建筑公司拒绝腾退该建筑,导致未能执行有效判决。

2005年,一个叫张明智的人声称在与福建第一建筑公司的项目合作中,他转让了福建第一建筑公司的项目债权。因此,张明智、福建第一建筑公司和三亚建筑公司未经审理达成调解协议。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调解协议,三亚建设公司向张明智支付了300万元。

基于该调解书,三亚建设公司随后请求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停止执行先前的案件,导致执行

然而,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发出了海南罚款单。4-39和否。2011年9月19日4-44项行政命令,与最高人民法院的行政通知相抵触。该行政命令撤销了海南法志津诺。4-4,4-6号和4号。最高人民法院要求的4-7项民事命令。

张玉国认为此举是对最高人民法院的公然对抗。他们和土地复垦公司向海南省高级法院申请复议,海南省高级法院讨论是否执行。张玉国质疑:“海南高等法院有什么权利讨论最高人民法院是否执行判决?”这是对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开挑战。“

2014年6月,海南省高级法院司法委员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书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再次派人到海南组织第二次“五院联合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对整个案件进行审查后,作出书面答复,称“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11月的执行通知是正确的”,并再次敦促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先前发出的通知。

然而,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仍然无动于衷,拒绝执行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决。

2018年7月24日,张家辉在海南省高级法院执行委员会会议室会见了农垦公司和SMAI制药的代表,以及海南省高级法院执行委员会的相关官员、海南省中级法院副院长和执行委员会主任。

这时,张玉国意识到是张家辉多年来阻挠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执行。

张玉国回忆到《股权转让协议书》,“张家辉问我,你到处指控我们后有什么上诉?我说,执行最高法律的判决。她立即拒绝了,并补充说,海南高等法院将与地区法院协调,取消最高法律要求的所有法律文件。“

张家辉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三亚市政府将向土地复垦公司支付800万元,斯迈制药将参与分配。

农垦公司当时已经破产,接受了这个计划。然而,SMAI认为海南省高级法院让三亚市政府出钱是违法的,并当场予以拒绝。

从2018年12月开始,张玉国开始向海南省纪委举报张家辉“未正确履行职责,包庇下级法院虚假诉讼,反对最高人民法院,导致最高人民法院长期未能执行通知和批复”。

5月13日联合调查组成立后,张玉国再次报告了这个问题。

张家辉夫妇的“云水天”会所对面是明朝官员海瑞的墓地。刘元生多次公开吹嘘他的妻子张家辉是“中国最诚实、最廉洁的法官”。现在,这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嘲弄。

成人性爱视频在线|亚欧成人视频|成人视频欧

新闻排行
  1.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于12月23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对房地产中介机构经营行为监管的通知》号文件,明确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于12月23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对房地产中介机构经营行为监管的通知》号文件,明确...

  2. “农业是最重要的,国家的轮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2019年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关键一

    “农业是最重要的,国家的轮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2019年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关键一...

  3. 在国王的荣耀中有许多免费的英雄。例如,亚瑟,一个新手英雄,会在一开始就给他们。虽然亚瑟被许多玩家看不

    在国王的荣耀中有许多免费的英雄。例如,亚瑟,一个新手英雄,会在一开始就给他们。虽然亚瑟被许多玩家看不...

  4. 温/郭兰神户的追悼会是他最后一次告别神户的机会,也是一次集体告别。由于座位有限,许多人的诉求是让粉丝?

    温/郭兰神户的追悼会是他最后一次告别神户的机会,也是一次集体告别。由于座位有限,许多人的诉求是让粉丝?...

  5. 2014年8月22日,黑龙江省生猪价格为今日最新生猪价格2014年8月22日,黑龙江省生猪价格。黑龙江今日生猪最新

    2014年8月22日,黑龙江省生猪价格为今日最新生猪价格2014年8月22日,黑龙江省生猪价格。黑龙江今日生猪最新...

  6. 根据铜川市农业局对农产品安全生产“一对一”监管的统筹安排,市种子管理站会同市农机管理站、市能源办和市

    根据铜川市农业局对农产品安全生产“一对一”监管的统筹安排,市种子管理站会同市农机管理站、市能源办和市...

  7. 自2001年战争开始以来,美国军队已经在阿富汗驻扎了19年。阿富汗战争没有给美国带来多少战略利益。相反,它

    自2001年战争开始以来,美国军队已经在阿富汗驻扎了19年。阿富汗战争没有给美国带来多少战略利益。相反,它...

  8. 后备母猪不需要瘦肉就能从75公斤长得太快。因此,最好开始喂养具有这种体重的母猪,最好是特殊的后备母猪。

    后备母猪不需要瘦肉就能从75公斤长得太快。因此,最好开始喂养具有这种体重的母猪,最好是特殊的后备母猪。...

  9. 分众传媒(FocusMedia月发布的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第一季度收入为26.10亿元,同比下降11.78%。净利润为

    分众传媒(FocusMedia月发布的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第一季度收入为26.10亿元,同比下降11.78%。净利润为...

  10. 德国是一个光荣而“可怕”的国家。作为历史上两次世界大战的始作俑者,德国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尤其是

    德国是一个光荣而“可怕”的国家。作为历史上两次世界大战的始作俑者,德国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尤其是...

友情链接